所在位置:首頁 > 清風觀瀾 > 史鑒 >正文

廉能巡撫袁懋功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  日期:2019-06-21 09:06:57    

清初,勵精圖治的進取精神和蒸蒸日上的國勢,造就了一批忠于國家、愛護百姓、清正守法、克己奉公的廉能之臣,袁懋功就是其中的一位。

據《清史稿》記載,袁懋功,字九敘,順天府香河縣(今河北香河)人,順治三年(1646年)進士,是清朝的首科進士。袁懋功始任禮科給事中,繼為刑科給事中、太常寺少卿、通政司通政使、刑部侍郎、吏部侍郎、光祿寺少卿、都察院左副都御史、戶部右侍郎,以其優秀的治事表現,逐漸脫穎而出,從而受到順治皇帝賞識,于順治十七年(1660年)欽點為云南巡撫。

邊陲滇地,自古難治。多族雜居,部落星聚,各自為政,叛服如戲,有的甚至勾結外夷,威脅國家統一。諸葛亮正是看清了它的復雜性,才不辭勞苦,親率大軍,“深入不毛”,在吃了不少虧之后,仍然對酋首孟獲七摛七縱,終令其俯首臣服,誓言“南人不復反矣”。

袁懋功任云南巡撫時,云南雖已納入清朝版圖,但官心不定,民心未安,經濟凋敝,滿目瘡痍,更兼吳三桂飛揚跋扈,順昌逆亡,久有異志。顯而易見,這個巡撫并不好當,非忠誠干練、膽識俱備者不能為,而袁懋功正是憑他的“才品敏練”才被順治皇帝慧眼識珠,委以重任的。

袁懋功到任后,首先發展生產,改善民生。將軍用土地出租給農民耕種,只要上交一定數量的谷物,其余的即可歸自己所有。這樣,既恢復了經濟,增加了社會財富,又吸引大批游民成為穩定的自耕農,同時還有效保障了軍隊的供給。其次,減輕賦役,愛惜民力,惠民安民,休養生息。再次,革除弊政,整頓治安,使政通人和,路不拾遺,五業繁榮,重現生機。一系列有效措施,極大促進了農業生產,人口增加,社會秩序逐漸穩定,久經戰亂的云南人民實現了安居樂業。

袁懋功認識到要想使云南長治久安,除了發展經濟,還必須使各民族間互幫互助,和睦相處。其最有效之法莫過于興辦學校,教而化之,知書達理,移風易俗。到任次年,袁懋功將自己的想法上奏給清廷,他說:“欲其歸附,最難固結。若以威懾之,僅可勉強一時,如以德綏之,將永戴百世。”這里的民風與中原大不相同,強悍好斗,難以馴服。即便土酋歸附一時,也很難持久,往往懾于朝廷的威勢,強做收斂,但不知何時又會興風作浪。唯有施之以德,教之以禮,春風化雨,潤物無聲,令其心悅誠服,永世感恩才能長治久安。

他提出“滇省土酋,既準襲封。土官子弟,應令各學立課教誨,俾知禮義。地方官擇文理稍通者,開送入泮應試”,鼓勵土司送自己的子弟到學校去上學。凡是準備承襲土官職務和爵位的,必須經過學校的教育之后才能取得相應的資格。學官根據其天資稟賦,因材施教,課以督責,使其熟悉四書五經,服膺儒家禮義,等到其做土司的父兄故去,便讓該子弟回去接任。其余子弟中成績突出的,鼓勵他參加科舉考試,通過國家選拔人才渠道進入官僚隊伍。

袁懋功認為在教學過程中要注重情感上的交流,每逢重要節日,師生便歡聚一堂,羊羔美食,親如一家。天熱了,給予真絲涼衫;冬來了,又發給貂裘皮襖,使其就像住在自家一樣。這樣,既可拉近彼此心與心之間的距離,又能化解不少的爭斗,文明其精神,富足其生活,逐漸融入民族大家庭中。

其后,清代歷任治滇官員都按袁懋功之法,積極發展土司地區的教育,效果也十分明顯。據民國時期的《新纂云南通志》統計,清朝云南共有808人考中進士,9906人考中舉人,超過之前歷朝之和。各少數民族的語言和生活習慣,與內地人民無異,特別是“野性未馴”、時而反叛之事已經很難見到。

袁懋功撫滇一個繞不開的問題就是吳三桂,這也是一個更為棘手的難題,朝廷也是頭疼不已。據《清稗類鈔》記載吳三桂奢侈無度,“公暇,輒幅巾便服,召幕中諸名流宴會。酒酣,三桂擫(手執之狀)笛,宮人以次高唱入云。旋呼頒賞,則珠玉金帛堆置滿前,諸宮人相率攘取,三桂輒顧之以為樂。”又稱“知縣以上官,有才望素著及儀表偉岸者,皆令投身藩下,蓄為私人。”吳三桂輕財結客,自然也沒有放過袁懋功。

可袁懋功顯然是有備而來的。他以“鎮之以靜”來應之,兩袖清風,靜如止水。既不同流合污,唯其馬首是瞻,也不涇渭分明,與其迎頭相撞。冷靜觀察,謀定后動。和而不同,不卑不亢。他的分寸拿捏得極好,吳是王爺,爵位在此,他謹守一個“禮”字,公事多溝通,以減少誤解和猜疑。做事時占住一個“理”字,凡事做在理上,盡職盡責,不越雷池,讓他挑不出半點毛病。但袁懋功可不是唯唯諾諾、明哲保身的庸官滑吏,屬于職權范圍內的事情,他敢于放開手腳,興利除弊,強忍果毅,說到做到,因而“無敢犯其法者”。公事之外,他沒有私交,對于吳三桂的刻意籠絡,他恭而敬之,予以他的各種好處,他堂堂正正,悉數充公。

他膽大心細,很有見識,凡遇疑難,大家都一籌莫展之時,他往往一針見血,抓住要害,只言片語即撥去迷霧,天地洞開。他溫和如春,平易近人,“生平無疾言遽色”,具有很強的親和力與凝聚力。他克己奉公,以身率下,嚴而不刻,唯真唯誠,行無形之教,化難化之人。故而,上下左右都發自內心擁護他,愛戴他,“其部曲皆愛重之”。他的施政非常成功,“撫云南九載,政績大著。”康熙皇帝甚為滿意,特于皇宮親自召見他,除高度肯定他撫滇的勛績,還賜予鞍馬袍服。

康熙八年(1669年),袁懋功調任山東巡撫。此時,由于連年災荒,齊魯大地餓殍遍野,百姓生活十分艱難,再加上積重難返的各種弊端,致使流民泛濫,治安惡化,問題成堆,荊棘遍地。袁懋功到任后,憂心如焚,不顧年衰體弱,風餐露宿,訪貧問苦,尋求救治之道,以興利除弊,上分國家之憂,下解萬民倒懸。他將賦稅、墾荒、治安、執法等問題,歸納成十條,然后上奏給朝廷。語之愷切,心之焦灼,意之篤誠,令康熙皇帝為之動容,大多采納。

由于殫精竭慮,不辭苦辛,終于積勞成疾,一病不起。鑒于袁懋功的卓越治績和山東各界的強烈要求,康熙皇帝特準他“臥治山東”,以慰勛勞。

忍著外有酷暑、身染毒瘡的巨大痛苦,袁懋功一刻也不敢懈怠,日日臥床處理政務,終至膏肓,無藥可治。彌留之際,口述遺疏,懇請朝廷根據山東百姓急需休養生息的客觀實際,能夠推出更多惠民、安民的政策措施。滿篇皆是民生,而無一字私求。

康熙十年(1671年),為國為民辛勞一生的袁懋功歿于山東巡撫任上,享年六十歲。朝廷內外,痛悼不已。素有“直臣之冠”美譽的魏象樞特作挽詩:

節鉞重開撫二東,清操惠政許誰同。百年鼎望歸梧鳳,數載深勞起澤鴻。風雨漫催雙鬢老,弟兄真惜此人空。回思滕館分襟日,蕭索秋心寄野蓬。

山東百姓沿途哭拜者不絕于路,有數百人護送靈柩回袁懋功原籍香河安葬。(馬軍)

主辦單位: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

合作單位:南方新聞網

粵ICP備10233762號

[email protected]

投稿郵箱

真人龙虎斗网站